河南大帑资讯网 > 经济 >

被两个男人绑着玩—一前一后两根塞满巨物,情谁

2019-10-16 13:41

"别推开我,我真的很想你,每一天都很想你。"男人一只手抱着她另一只手从衬衣底部探入顺着背部向上滑去,眼看着就要到达内衣的旁边了。

"顾衍之,你放开我,我们已经分手了。"

"没有分手,从来没有人说过分手了。"说着舌头已经探入了女人的口中,打断了许默接下来想说的话,顾衍之只觉得怀中的女人还是跟以前一样香甜,从她走了以后自己在梦里无数次梦见两个人在一起做爱的时候,醒来以后却只有空荡荡的床和下面一滩梦过的痕迹,现在那个日思夜想的人儿又在自己怀里了,失而复得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只想从她身上讨回更多。

被两个男人绑着玩—一前一后两根塞满巨物,情谁与共

下手也比以前重了一些,男人厚实的大舌不停去追逐女人光滑柔嫩的小舌头,娴熟的接吻技巧没一会就让怀里的女人化成一滩软水,衬衣内的那只手已经单手解开了内衣的圈扣,大掌把内衣向上推去,然后握住前端的柔软不停的揉捏着,感觉到怀里的女人也情动了,笑着说道"默默的奶子好像又长大了,我一只手都快掌握不了了。"

"嗯啊。。。别,你别摸了,啊。。。"边说着两个胸难耐的向前挺动着,明明是因为太难受了,却像是想要眼前的人给更更多。

"嘴巴说着不要了,身体却很诚实,别急,马上就给你。"边说着边慢条斯理的解开女人衬衫的纽扣,直道手里的丰满完全暴露在空气中"默默的大奶子真好看,吃了这么多遍,奶头还是粉红色的。"

两根手指把因为情欲凸起的乳头夹在手指间揉搓着,小小的乳头已经像两颗小石子一样坚硬"都这么硬了,还说不要,真是个不诚实的孩子。"

"啊。。。啊。。。别,别捏,呜。。。"以前在床上的时候,他就喜欢说一些过分的话,经常还逼着自己说,每次自己一说他就更兴奋了,顾衍之是许默的第一个男人,也是唯一的一个,她不知道其他男人在床上是什么样的,自己所有关于这方面的知识都是由他一手开发的,他知道她身上的每一个敏感的地方,他知道每次一说脏话自己就会更兴奋。

自从回国以后许默就没有再跟那人做过那档子事,有几次实在忍不了了用手指解决的,跟和他在一起时候的感觉完全没办法比,每次完事以后都更想要了,第二天了又羞愧难当,觉得许默你怎么变成了这么一个重欲的女人,她从小都是乖乖女一路长大的,对她来说这种事情连提出来都是很羞耻的,跟他在一起已经是她成长过程中最离经叛道的事情了。

被两个男人绑着玩—一前一后两根塞满巨物,情谁与共

"想什么哪,不专心的女人。"顾衍之因为她的走神对自己的能力开始产生怀疑,更是坚定了要把她弄到欲生欲死的决心,大掌掌握着整个奶子,舌头沿着小小的一圈乳晕舔弄,不停地用牙齿轻微的咬弄小小的乳头,刚开始只是在奶头那一块,慢慢的开始越吃越多,像是要把她整个奶子都咬下来一样。

"默默的大奶子又大又软,真想一口给你咬爆。"男人时不时的用牙齿把乳头轻轻的咬起来,然后再放开,不停地玩弄让本来粉色的乳头已经变成了艳丽的绯红色,洁白的乳肉,红艳艳的奶头,看的顾衍之整个眼睛都红了。

"啊。。。啊。。。好难受,别咬了。"许默只觉得两个大奶子被玩弄的又涨又痛,下面的小穴分泌出的花液已经把内裤打湿了,许默就希望顾衍之不要用手去摸她的下身,偏偏想什么什么就来了。

--------------------------------------------------------------------------------------------明天还是免费的大肉,喜欢的可以收藏一下

下本身包臀裙后面的拉链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拉开了,整个裙子都被推倒了腰上,九月的天气晚上已经有点冷了,许默的腿上穿了一层肉色的薄丝袜.

顾衍之故意用手指隔着丝袜不停地在她最私密的部位搓弄,本来就已经湿了,现在更是湿的一塌糊涂,分泌出的淫水连丝袜都打透了"流了这么多水,敏感的小东西。"眼前的男人坏笑的说道。

隔边瘙痒的感觉实在是难受,小穴里面已经瘙痒难耐,偏偏他还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用手指绕着小穴周围打转,然后突然按着最敏感的那一点按压下去.

"顾衍之,你放开我,啊。。。你个混蛋。。。别,别按那。"

被两个男人绑着玩—一前一后两根塞满巨物,情谁与共

"哪,别按这是吗?"边说着边快速用手指按压.

"啊啊啊。。。。不要。。。停。。到,到了。"快要到顶点的时候顾衍之突然收手了,许默感觉到整个人十分燥热,小穴里奇痒无比,整个人难耐的扭动着,相让他碰碰自己,但是心里偏偏不想开口,于是自己用手指学着他刚才的样子去按压花穴,手上的力道越来越重,但是小穴里却感觉越来越空虚,整个人难受的都要哭出来了。

这副场景落到顾衍之眼里就成了一副不折不扣的春宫图,日思夜想的小姑娘躺在自己身下衣衫不整,整个乳罩已经被推倒胸部上面,又大又软的奶子因为晃动在眼前划出一波又一波的涟漪,顶端的小奶头因为刚才的啃咬红艳艳,水涟涟的,像是等着主人的采摘,细嫩的小手因为难耐的缘故在自己的小逼上不停地按压呀,两腿中间的丝袜已经被骚水完全打湿了,刚才还冷酷无情的眼睛敛上了一层情欲的光芒,红嫩嫩的小嘴微微张着,不时地用洁白的牙齿轻咬着下唇,像只小猫一样发出呜咽的声音,偶尔手指摸对地方了就会发出嗯嗯啊啊的哼唧声,要是没有腰上碍眼的裙子,漏出纤细的腰肢就更好了,顾衍之感觉自己下面的坚挺快要爆炸了。

从她回国以后不是没有女人爬上过自己的床,有时候实在忍不住想着随便解决了吧,反正关了灯都一样,可是到了紧急关头才知道不一样,她们都不是她,最后还是自己决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