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大帑资讯网 > 杂志 >

村长跪着舔寡妇—小叔子说宝贝还能再深一点/蝶

2019-10-22 11:54

这句是真话,管元帅家的汤,那真是不一般。

管子很豪气的把双手往上一抬,红红绿绿的包装袋,水果,零食,还有那罐汤,她通通不能吃。

村长跪着舔寡妇—小叔子说宝贝还能再深一点/蝶儿飞

宗政在一旁看着笑了,童小蝶憋着嘴鼻子翘翘的很不甘心的表情把他逗笑了,这是一个早上来他

第一次笑着。

“怎么?管子看宗政笑的莫名其妙。”

“这丫头现在不能吃东西。”

“哦,没事,明天吃也行。”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小姑娘委屈的。

“管子,小蝶最少三天都不能吃东西,连口水都喝不了。”

村长跪着舔寡妇—小叔子说宝贝还能再深一点/蝶儿飞

“为什么?!”管子愤怒了,“凭什么?小蝴蝶你别怕啊,管子哥哥给你当靠山。”

“管子,我穿孔了,医生是为了我好。”什么管子哥哥,长得这么漂亮应该叫你管子姐姐。

“这么严重!”

童小蝶无奈的看着那些吃的满脸遗憾的点头,宗政觉得她这样实在太可爱了,把手压在她的头顶

揉了揉。

村长跪着舔寡妇—小叔子说宝贝还能再深一点/蝶儿飞

管子看着宗政那个样子就浑身不舒服,从小到大他是第一次看到他露出如此宠溺的表情。

“哦,那浩子你都吃了吧!”

宗政点头,拿出把刀开始削梨。

童小蝶抬着头看着头顶满满的水袋,默默咽了咽口水,好吧,你就是我的粮食了,而且我根本感

觉不到饿,真好!

一次,童小蝶觉得自己是可以忍受的,两次,她也是能很好控制住自己的,三次,也是没问题

的,但是!在连续不吃不喝还要保持运动并且身边有一个酷爱吃零食的人随时随地刺激的第三

天,她终于爆发了。

“浩辰……”

“恩?”宗政正在欢快的咬着一个棒棒糖。

“呜……”童小蝶默默的咬手指。

“别动,我给你润润嘴巴,你看都起皮了。”

宗政很自然的拿了一根棉签靠近她沾了温水涂在童小蝶的嘴边上,可是,他的嘴里咬着一根棒棒

糖,说话的时候在那种距离水果的香味都飘到了童小蝶的鼻子里。

离的很近,她也不好开口说话,但是那种香味勾的她既然觉得自己饿到不行。

宗政好笑的看着眼前的小蝴蝶纠结着,她的嘴巴好小,红红的一点点,但却很饱满,上面有几块

翘起的死皮,让他很想伸手去摸摸,事实上他也确实去摸摸了,那种刺刺的触感刻在了他的心

里。

“等等医生来了我帮你问问,”他捏捏她的小嘴巴,“现在最想吃什么?”

“梨!”

“梨?”宗政想这个小姑娘的要求真不高。

“恩!就是那天管子来你削给他吃的梨,你削的好漂亮啊!”

这是童小蝶羡慕宗政的,因为她不会用水果刀削皮,每次只能眼馋的看着别人把苹果皮漂亮的连

成长长的一条。

“好啊!”宗政拍怕她的脑袋,好笑她嘴馋的样子。

童小蝶一听就来了精神,重重的点头,没有发现自己刚刚那样其实是在撒娇。

后来光头医生来查房,宗政问他:“现在能吃东西了吗?”

光头看了看病例:“吃吧,如果通气了今天就可以吃一点流食了。”

“那我可以吃梨吗?”童小蝶眨着眼问他,开始想象那清甜的梨子被自己一口咬下,哦,那叫一

个多汁。

“恩,这个还是最好不要吃,可以喝点米汤,尽量清淡啊!”

“……”

光头查完房出去,宗政就看见童小蝶站在放果篮的桌子上,眼巴巴的看着最上面水润的梨子。

“等你好了我给你买。”

“可是我现在想吃啊!”

“忍忍吧!你很快就会好的。”

童小蝶心想也是,我这不是恢复的很好嘛!上次她还担心的去问光头自己会不会肠漏的事,连光

头都夸她身体好没有出现像之前那个病人那样麻烦的状况而且刀口都在慢慢张齐。

于是,她的心情就变得很好了,看看,我还是幸运的!

在这几年,童小蝶总是抱着这份乐观的态度生活,她总是觉得自己是先苦后甜,套一句她最喜欢

的话就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体肤。她想,自己就是这样啊,先把苦都尝过了

以后才会很甜的。